559955.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559955.com >
凉山首例!不送娃娃读书,家长吃上官司
更新时间:2019-02-26

川报观察记者 余如波 李淼 吴浩 何勤华

“当初休庭!”2月25日上午十点,法槌敲响,凉山州金阳县法院巡回法庭在该县派来镇休庭。

一个小时的庭审过程中,官家梁子村村支书比么鲁格全程为骂砍体打“翻译”。比么鲁格告诉记者,庭审前,骂砍体打已让儿子从本地赶回老家,庭审时就在镇上等待消息。

随着庭审进行,案情逐渐明了。原来,派来镇官家梁子村村民骂砍体打11岁的儿子骂砍小兵,去年6月在派来镇中心校读完五年级后,因为厌学,便自行辍学赴当地打工。得悉情形后,当地政府跟学校工作人员曾先后三次上门劝返,骂砍体打跟儿子都却不意识到读书的重要性,更不晓得不送娃娃上学还会触犯法律,因此始终没将骂砍小兵送回学校读书。去年12月,派来镇政府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

“不送娃娃读书,家长要吃官司!”得知新闻,正逢赶场日的当地干部民众纷纷赶来旁听。

被告席上,坐着派来镇公民政府代理人,被告席上则是该镇官家梁子村的个别村民,加上“判令被告送子女就近入学”的诉讼请求,都表明这是一起不寻常的民事诉讼——凉山第一例政府起诉家长未能依照法定任务将子女送到学校接受九年责任教育案。

上午十一点,经巡回法庭庭长马玉作做工作,此次诉讼当场调处成功。随后,骂砍体打赶紧走出法庭,拿出随身携带的户口本,匆仓促带着儿子骂砍小兵到派来镇中心校报名。新学期,骂砍小兵将进入六年级一班随班就读。

当日下战书,巡回法庭还在金阳县向岭乡公开审理另外一起同类性质案件。“以前觉得读不读书都一样,当初才知道不送娃娃上学,是犯法的。”在法律文书上按下指印时,两位被告均后悔不已。

在凉山控辍保学工作中,这样的“司法控辍”还是头一遭。获悉此事,凉山州政府督学兰涛很愉快。“《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九条划定,父母或其余监护人应当尊重未成年接收教育的权利,必须使适龄未成年人按照规定接受义务教导,不得使在校接受教诲的未成年人辍学。”他说,不久前,凉山州还出台《控辍保学“一个都不能少”工作打算》,清楚提出全面推进司法诉讼,构成高压态势,对不依法送子女入学的家长造成强烈震慑。

“控辍保学最让人头痛的问题就是,上门劝返等通例手段已经用尽,家长依然拒不履行义务。在此情况下,采用一些存在逼迫性的方法是有必要的。”兰涛认为,这样做既能发挥震慑作用,也会对其余家长形成示范效应,“利用起法律武器,咱们更有底气了。”